3000年前青铜质,宝鸡发现距今3000年青铜护甲
分类:历史文物

  

图片 1

发布时间: 2013/2/18 9:03:33 被阅览数: 次

    经过半年多的考古清理工作,考古学家最近确认在陕西省宝鸡石鼓山墓地发现的与“禁酒器”相伴面世的青铜器群属于户氏家族所有,其中庑殿式屋顶盖的户彝是目前出土最大的方彝,户氏家族墓地的发现为研究商末周初的时代画卷和古代中国家族史提供了珍贵资料。

收 藏

    3000年前征战沙场的将军们穿没穿护甲?陕西考古学家通过对2012年意外发现的宝鸡石鼓山墓地出土文物的清理和研究,发现了现存时代最早的青铜护甲,这表明青铜时代的将军们不仅有青铜甲护腿,还应有青铜护胸等,从而为青铜时代的甲衣制作、古代战争装备史等提供了珍贵资料。

专家近期修复后的青铜护腿。  新华社发  陕西考古学家通过对去年意外发现的宝鸡石鼓山墓地出土文物的清理和研究,发现了现存时代最早的青铜护甲(距今约3000年前),这表明青铜时代的将军们不仅有青铜甲护腿,还应有青铜护胸等。  古墓现3件铜甲  据陕西省宝鸡市考古队队长刘军社介绍,秦兵马俑往往身着甲衣,但材质不明。宝鸡石鼓山墓地出土的铜甲,给人们提供了比秦兵马俑时代早七八百年的青铜甲衣实例,这对于研究和理解青铜时代的中国古代文明与战争等,都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据了解,宝鸡石鼓山的商末周初墓地是去年农民取土建房等过程中意外发现的,除了出土闻名遐迩的“禁酒器”等青铜器的墓葬之外,还有两座墓也出土了青铜器,其中一个墓出土的18件(组)器物中,就包括1组3件铜甲。  护腿甲长29cm  主持宝鸡石鼓山墓地考古发掘的刘军社说,经室内清理和保护后,发现一件残长29厘米的铜甲整体呈卷筒状,犹如人的腿部形状,应是包裹腿部的护甲。在其接口处两边沿上,有卯孔3组,每组6个,其作用应是系住护甲防止脱落。  除了护腿甲衣保存较好外,另两件弧形薄片状的护甲保存情况较差。譬如一件残长23.5厘米、残宽10厘米的铜甲,其短边沿有一排卯孔,长边沿则有两排卯孔;另一件残长40厘米、残宽21厘米的铜甲,边沿弧形上翘,外边沿有连续的单排卯孔。从两件铜甲的边沿部分都饰有勾连云纹推测,二者可能是护胸的部分甲衣,其整体上由胸身经两腋下伸到后背,也可能二者本就是护胸或护肩的甲衣,其众多卯孔除了穿系之外,也不排除与部分皮革制品相辅助的情况发生。  据统计,出土护甲的墓葬中还出土了铜矛、铜鼎、铜簋、铜斧与铜车器等众多文物。据新华社电

经过半年多的考古清理工作,考古学家最近确认在陕西省宝鸡石鼓山墓地发现的与“禁酒器”相伴面世的青铜器群属于户氏家族所有,其中庑殿式屋顶盖的户彝是目前出土最大的方彝,户氏家族墓地的发现为研究商末周初的时代画卷和古代中国家族史提供了珍贵资料。

    2012年6月,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村民在挖掘房屋基础时分别发现了青铜器等文物,随后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并积极配合文物考古工作,在一座西周早期贵族墓葬中考古出土了青铜礼器31件、玉器2件、陶器1件和兵器与车马器等,其中16件青铜礼器上都铸有族徽、族名等铭文。

名曰“周野鹿鸣”,何谓“周野鹿鸣”也?引自《诗经》,有云:“周原,堇荼如饴。呦呦鹿鸣,食野之苹。”而今,便融合成了这“周野鹿鸣”一词,也是从周代开始,青铜时代的文明辉煌开始在中原大地兴起。

  陕西省宝鸡市考古队队长刘军社说,秦兵马俑往往身着甲衣,但不知秦兵甲衣是何种材质。然而宝鸡石鼓山墓地出土的铜甲,却给人们提供了比秦兵马俑时代早七八百年的青铜甲衣实例,这对于研究和理解青铜时代的中国古代文明与战争等,都具有重要学术价值。

2012年6月,陕西省宝鸡市渭滨区石鼓镇石嘴头村村民在挖掘房屋基础时分别发现了青铜器等文物,随后及时向有关部门报告,并积极配合文物考古工作,在一座西周早期贵族墓葬中考古出土了青铜礼器31件、玉器2件、陶器1件和兵器与车马器等,其中16件青铜礼器上都铸有族徽、族名等铭文。

    主持考古发掘工作的陕西省宝鸡市考古队队长刘军社说,这批青铜器组合完整、器形巨大、造型优美、铭文精美,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从墓葬形制、铜器类别、铜器铭文、出土陶器等方面判断,墓主人不是姬姓周人,而是与周人在灭商战争中的同盟军——户姓的羌戎人,宝鸡石鼓山墓地可初步确认为户氏家族墓地。

上海博物馆的特色馆藏,即是国之重器的青铜器,因“上博”的青铜馆早已名闻天下,记录这埋藏远古的墓葬文化。由陕西省文物局、上海博物馆和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中心三方携手,共同推出的文化艺术的盛宴:“周野鹿鸣――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出土青铜器展”,再一次珠联璧合的联结起来,这好似一种默契,或是一种宿命的缘分。

  据了解,宝鸡石鼓山的商末周初墓地是去年农民取土建房等过程中意外发现的,除了出土闻名遐迩的“禁酒器”等青铜器的墓葬之外,还有两座墓也出土了青铜器,其中一座墓出土的18件(组)器物中,就包括1组3件铜甲。

主持考古发掘工作的陕西省宝鸡市考古队队长刘军社说,这批青铜器组合完整、器形巨大、造型优美、铭文精美,具有极高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从墓葬形制、铜器类别、铜器铭文、出土陶器等方面判断,墓主人不是姬姓周人,而是与周人在灭商战争中的同盟军户姓的羌戎人,宝鸡石鼓山墓地可初步确认为户氏家族墓地。

    据介绍,青铜器上发现的铭文虽然字数不多,但信息量大。涉及的族徽有鸟、正、万、户、冉、曲、单、亚羌等,涉及的人名以日名为主,有父甲、父乙、父丁等。虽然该墓涉及日名、族徽器物众多,但墓主人只能是其中之一。由于日名是对过世之人的称谓,一般是天干字前加上亲属的称谓,在商代最为流行,但姬姓周人是不用日名和族徽的。由此判断,这座高级贵族墓凡涉及族徽与日名的器物,都是非姬姓周人的。

石鼓山商周墓地

  刘军社说,经过室内清理和保护后,我们发现一件残长29厘米的铜甲整体呈卷筒状,犹如人的腿部形状,应是包裹腿部的护甲。在其接口处两边沿上,有卯孔3组,每组6个,其作用应是系住护甲防止脱落。

据介绍,青铜器上发现的铭文虽然字数不多,但信息量大。涉及的族徽有鸟、正、万、户、冉、曲、单、亚羌等,涉及的人名以日名为主,有父甲、父乙、父丁等。虽然该墓涉及日名、族徽器物众多,但墓主人只能是其中之一。由于日名是对过世之人的称谓,一般是天干字前加上亲属的称谓,在商代最为流行,但姬姓周人是不用日名和族徽的。由此判断,这座高级贵族墓凡涉及族徽与日名的器物,都是非姬姓周人的。

    刘军社说,在众多青铜器中,“户”族器物是首次发现,其中两件户卣形制、纹饰相同,大小相次应属一对列卣,户彝则是目前发现商周方彝中体型最大的一件。三件户氏青铜器放置于大型铜禁之上,处于墓室北壁正中,属于最突出的位置。从摆设情况看,铜禁上放置户彝、户卣(大)、禁(小)、户卣(小,置于小禁之上)和斗。这六件器物为一组,由于摆放位置显赫,我们推测这一组器物应当是墓主人的器物,也就是说这个“户”就是墓的主人

石鼓山商周墓地位于宝鸡市渭滨区东部。自1980年代以来,在该处多次发现商周青铜器。通过2012年到2013年的考古勘探与发掘,证明该处是一个重要的商周时期的聚落遗址。以其中的3号墓、4号墓为代表的该遗址的重要发现,荣获“201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除了护腿甲衣保存较好之外,另两件弧形薄片状的护甲保存情况较差。譬如一件残长23.5厘米、残宽10厘米的铜甲,其短边沿有一排卯孔,长边沿则有两排卯孔;另一件残长40厘米、残宽21厘米的铜甲,边沿弧形上翘,外边沿有连续的单排卯孔。从两件铜甲的边沿部分都饰有勾连云纹推测,二者可能是护胸的部分甲衣,其整体上由胸身经两腋下伸到后背,也可能二者本就是护胸或护肩的甲衣,其众多卯孔除了穿系之外,也不排除与部分皮革制品相连接来护胸或护甲。

刘军社说,在众多青铜器中,“户”族器物是首次发现,其中两件户卣形制、纹饰相同,大小相次应属一对列卣,户彝则是目前发现商周方彝中体型最大的一件。三件户氏青铜器放置于大型铜禁之上,处于墓室北壁正中,属于最突出的位置。从摆设情况看,铜禁上放置户彝、户卣、户卣和斗。这六件器物为一组,由于摆放位置显赫,我们推测这一组器物应当是墓主人的器物,也就是说这个“户”就是墓的主人

    由于该墓出土了唯一一件陶器——高领袋足鬲。一般认为高领袋足陶鬲是姜戎族典型的器物。同墓出土的“亚羌”器罍的族徽之下还铸有“父乙”二字,表明商周时期主要生活在关中西部等地的“羌方”与商人的关系十分密切,也间接表明墓主人非姬姓周人,是姜戎人(姜姓戎人为羌人的一支)。

2012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宝鸡石鼓山进行考古作业,陆续发掘了一批商周时期的贵族墓葬,出土了大量造型别致、制作精良、世所罕见的珍贵文物,为商周考古学研究提供了极其重要的新资料,对当时历史、文化、礼制发展等方面的研究具有重要价值。

  根据统计,出土护甲的墓葬中还出土了铜矛、铜鼎、铜簋、铜斧与铜车器等众多文物,虽然比出土“禁酒器”的墓葬在数量上少一些,但是一件“亚共庚父丁尊”仍具有重要意义,很可能就是身为高级贵族的墓主人,通过战争从商朝人手中得到的战利品。(建 兰)

由于该墓出土了唯一一件陶器高领袋足鬲。一般认为高领袋足陶鬲是姜戎族典型的器物。同墓出土的“亚羌”器罍的族徽之下还铸有“父乙”二字,表明商周时期主要生活在关中西部等地的“羌方”与商人的关系十分密切,也间接表明墓主人非姬姓周人,是姜戎人(姜姓戎人为羌人的一支)。

 

此次展览中,已集中对石鼓山西周贵族墓最新出土的文物珍品的展出,其中尤以出土青铜器最多,也最具代表性的3号墓和4号墓中出土的青铜器为主。展品中包括了部分极为稀见或首次经考古发现的青铜器精品,如球形体的凤鸟纹簋、龙纹以及两件以鹿为主体形态、综合诸动物特征而成的牺尊等。渭滨区高家村刘家文化墓葬则为我们提供了不同形式的头龛。

 

同时,从亚羌父乙罍摆放的位置看,紧靠铜禁,与户器紧靠在一起,也处于显要位置。“亚羌父乙罍”主人虽然起名依照商人,但其族属无疑是羌族。“亚羌父乙罍”的位置与户器关系密切,可能表明他们是同一个族属。

    同时,从亚羌父乙罍摆放的位置看,紧靠铜禁,与户器紧靠在一起,也处于显要位置。“亚羌父乙罍”主人虽然起名依照商人,但其族属无疑是羌族。“亚羌父乙罍”的位置与户器关系密切,可能表明他们是同一个族属。

石鼓山墓地是一处平民与高级贵族墓葬俱有的商周墓地。4号墓与3号墓一样,同属于规模大、随葬品丰富的中型墓葬,两墓年代均已进入西周;两墓主可能是夫妻关系;这里的文化属于“姜炎文化”,人群可能属于古代的姜姓族群。石鼓山的发掘,为陇山两侧古代姜姓族群文化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资料。墓地出土的丰富多彩的青铜礼器,十分有益于商末周初青铜器特点的认识和把握,以及相关铸造工艺的深入研究。

刘军社认为,扣除与日名相关的青铜器物,初步判断属于墓主人的器物共15件,分别是禁、户彝、户卣、斗、扉棱鼎、乳丁纹鼎、觯、盆式簋、方座簋、双耳簋等。那么,其他族属的器物为什么会出土于户氏家族的墓葬?其实在西周前期墓葬随葬的青铜器中,除墓主的铜器之外,普遍还有更多的铜器不是墓主的。一般认为是通过战争掠夺来的,也就是武王灭商战争中的战利品和传世品。

    刘军社认为,扣除与日名相关的青铜器物,初步判断属于墓主人的器物共15件,分别是禁、户彝、户卣、斗、扉棱鼎、乳丁纹鼎、觯、盆式簋、方座簋、双耳簋等。那么,其他族属的器物为什么会出土于户氏家族的墓葬?其实在西周前期墓葬随葬的青铜器中,除墓主的铜器之外,普遍还有更多的铜器不是墓主的。一般认为是通过战争掠夺来的,也就是武王灭商战争中的战利品和传世品。

3号墓

陕西宝鸡是周人的发祥地,世有青铜重器出土,为古代中国的青铜时代研究提供了重多的标准器。专家认为,此次户氏家族墓地的首次发现,不仅填补了史书记载的空白,丰富了宝鸡地区商周封邑的分布区域,更为研究古代中国的族群关系和家族文化史的发展等提供了新资料。

    陕西宝鸡是周人的发祥地,世有青铜重器出土,为古代中国的青铜时代研究提供了重多的标准器。专家认为,此次户氏家族墓地的首次发现,不仅填补了史书记载的空白,丰富了宝鸡地区商周封邑的分布区域,更为研究古代中国的族群关系和家族文化史的发展等提供了新资料。

先来介绍比较重要的3号墓址。3号墓是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室北部的东、北、西壁各置两个壁龛,用来放置随葬品;下有较宽的二层台,内有木质棺椁葬具。随葬器物有青铜礼器、车马器、兵器、工具等。从墓葬形制及随葬器物等分析,这是一座西周初期规格的贵族墓葬。

来源:新华网 编辑:秋痕

3号墓出土青铜礼器共31件,其中有的器形硕大、造型规整、纹饰精美。长方形龙纹禁以及上面放置的方彝、一对大小不等的凤纹卣的组合,为首次发现,也是唯一经过科学发掘的一组青铜禁及其组合,对青铜禁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出土的方彝、方座簋、龙纹禁、凤纹卣等都是极为罕见的青铜器珍品,具有很高的学术研究和艺术欣赏价值;以尖刺状乳钉纹和宽厚的勾曲形扉棱为代表的装饰风格,表现了宝鸡地区出土青铜器的一贯特点。


墓葬的多壁龛形制和出土的陶质高领袋足鬲,具有刘家文化的特点,表明其可能属于商末周初生活在关中西部姜姓族群的考古学文化遗存;墓葬中最显着位置放置的铜禁组合上的方彝和卣,都铸有铭文“户”,或认为墓主可能是户氏家族的成员。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4号墓

4号墓址的情况是为中型规模的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墓壁四周设熟土二层台。东、北壁各置3个壁龛,西壁置2个壁龛,壁龛未见封门,底部铺席,龛内青铜器多叠压搁放,器物上亦盖席。椁室近长方形,置于墓底二层台内侧,木质葬具,墓主为仰身直肢。此墓的时代当为西周初年。

随葬器物有青铜礼器、陶器、彩绘漆木器、玉石器等。壁龛内随葬青铜礼器共50件,有食器、酒器、水器等,时代既有商代末年又有西周初年。其中龙纹为考古出土时代最早的青铜,对商周之际青铜器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凤鸟纹球形簋,器形、纹饰精美,富有浓郁的宝鸡地区青铜器特色;一对大小不等的鹿形牺尊形象生动,制作精致,艺术价值极高,为青铜器中罕见的精品。

该墓的形制以及随葬的陶高领袋足鬲和圆肩罐,具有刘家文化的显着特点,应该与3号墓同属于当地姜姓族群的墓葬。

1号墓、2号墓

由于破坏严重,1号墓、2号墓的层位关系、遗迹现象、墓葬形制都不甚清晰明确。1号墓出土器物共18件,青铜礼器有鼎、簋、尊、卣等,车马器有弓形器、当卢、銮铃、铜泡等,除此另有兵器类,以及有玉鹿、蚌泡等;2号墓出土青铜礼器一鼎二簋共3件。根据出土青铜器的形制、纹饰分析,结合同出的兵器、兵马器等的特点,两座墓葬的时代应为西周早期。引人注目的是1号墓出土的1组3件青铜护甲,这是迄今发现时代最早的青铜护甲,为研究商周时期的甲衣制作以及古代战争装备史提供依据。

龙纹禁

这里特别要来说一下此类青铜器,之所以非常特别之处。这种器物是基于与政治的关系,君主为告诫身边的官臣,不得过量饮酒,或暴饮暴食,以至少了忧患,而麻痹大意,或许这也是一种君王的训诫,借由青铜器来表达罢了。此类青铜器体量较大,是用于承放酒器的扁平长方体青铜器。因未见自名,也就是不知道这种器物出土后可以得证实的名字,所以后人据东周文献称之为“禁”。而这“禁”就如这字面意思,警示着为官之人,少饮酒,以达到洁身自好。

大型龙纹禁及与之配套的方彝、卣、斗等酒器,则是首次由科学考古发现的禁与酒器的组合,这对认识和了解此类器物的使用和组合状况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此外,还有部分玉质、陶质文物也将一并展出。

考虑到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出土的部分青铜器,与上世纪初在宝鸡戴家湾被盗掘的青铜器存在着诸多相似之处,本次展览还特别借展了部分最具代表性的宝鸡戴家湾出土青铜器,包括现藏美国大都会博物馆的禁组器一套,以及现藏天津博物馆的龙纹禁一件。上海博物馆将促成这三件目前世所仅见的西周铜禁的首次聚首。

陕西的文化珍宝,除了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出土青铜器外,还有如陕北秧歌剧和世界非遗《西安鼓乐》等。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历史文物,转载请注明出处:3000年前青铜质,宝鸡发现距今3000年青铜护甲

上一篇:江苏连云港海州张庄发现古墓葬群,宁波北仑陈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