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文学与生命相融,为什么火
分类:中国史

文学与影视之间存在着天然的联系,文学可以、也应该成为电视节目的重要资源,文学本身的厚重和宽度,在电视节目中或许可以转化为多种多样的阐释空间。而电视节目的直观和迅捷,又可以提高文学的传播效力。高品质的文学作品如何与节目结合,如何通过电视语言呈现,如何在众声喧哗中开辟自己的道路,这些都是极富挑战性的课题。在这方面,《朗读者》做出了探索,第一季收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成为现象级的电视节目,激发了公众的文学热情。其成功的核心在于将人文选择和人物选择有机结合,精彩的人物采访、精湛的文本内容、独特的节目形态,让文学阅读和文学接受的过程变得更加立体,层次更加丰富,内涵更加隽永。

图片 1

原出处:影视前哨

图片 2

文学;《朗读者》;电视节目

董卿担任《朗读者》主持人、节目制作人、总导演。主办方供图

图片 3

《朗读者》是董卿首次担任制作人的节目。

文学与影视之间存在着天然的联系,文学可以、也应该成为电视节目的重要资源,文学本身的厚重和宽度,在电视节目中或许可以转化为多种多样的阐释空间。而电视节目的直观和迅捷,又可以提高文学的传播效力。高品质的文学作品如何与节目结合,如何通过电视语言呈现,如何在众声喧哗中开辟自己的道路,这些都是极富挑战性的课题。在这方面,《朗读者》做出了探索,第一季收获了巨大的社会反响,成为现象级的电视节目,激发了公众的文学热情。其成功的核心在于将人文选择和人物选择有机结合,精彩的人物采访、精湛的文本内容、独特的节目形态,让文学阅读和文学接受的过程变得更加立体,层次更加丰富,内涵更加隽永。

北京4月27日电 大型文化情感类节目《朗读者》第二季将于5月5日起每周六晚在央视综合频道首播。董卿除了担任主持人、节目制作人,还担纲第二季总导演。

《朗读者》第二季回归时,董卿说最大的突破想要“更多理性”。看过节目的观众可能会失望,因为我们还是屈从了“流泪的意愿”,只是这次明白,我们为之动容的并不是煽情的传奇故事,而是生命本身了。

北京5月23日电 自《中国诗词大会》之后,董卿首次担任制作人的央视大型文化情感节目《朗读者》无疑是2017年春天最火的电视节目。《朗读者》为什么火?董卿23日表示,“读什么”、“谁来读”是《朗读者》的两个重要问题。

如今,《朗读者》第二季再次将文学的世界,以中国风格的电视形态呈现在观众面前,让文学与生命的融合创新呈现在舞台上。为了中国篮球鞠躬尽瘁的姚明,世代保鹤、为了丹顶鹤永怀丹心的徐卓,攻克世界物理难题的科学家薛其坤……当这些人的故事缓缓在台上展开,他们的朗读也有了不一样的含义。人物与文本的互文,让朗读有了多重的视角、丰富的层次。可以说,《朗读者》以生命情感为连接,以朗读的形式沟通芸芸众生,让更多的生命借助这个舞台再一次打开,让观众的情感和灵魂借助屏幕得到抚慰和启迪,这一切都是今天这个时代所需要的。

身为“全民阅读”风潮的荧屏推动者,《朗读者》将继续“无声的文字,有声的倾诉”。谈到新一季《朗读者》的升级,董卿介绍说,主要有四大变化:

图片 4

《朗读者》第一季研讨会23日在北京举行。面对多位官员、专家、学者、作家、媒体人士对节目的褒奖,董卿说,《朗读者》的走红首先是一个时机问题。无论大屏还是小屏都被同质化节目霸屏很久时,《朗读者》以清新隽永的面目出现了。我们需要在文字构建的世界里安放内心需求。

当全民阅读成为社会的潮流,当美好生活成为人们追求的梦想,文学和电视的合作,也必然更加相得益彰。营造生活中的诗意,推动我们情感世界的丰富真挚、推动我们精神王国的强健和壮阔,文学和电视的结合,有了更多可以发挥的空间。

图片 5台湾民谣作者胡德夫为《朗读者》第二季创作主题曲《一幅画》。主办方供图

一季的口碑和收视高开之后,《朗读者》第二季的豆瓣评分依然保持了9.2分。文化节目的价值延续在这档节目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关键是第二季在各方面的创新使其在当下节目的版图中更加难得。这种精神于所有创作者也是值得借鉴和参考的。有网友评论道,“第二季节目提供了新的思考,迷茫中让我们砥砺前行。”而与观众的再次重逢,也让再次归来的《朗读者》真正做到成风化人。

图片 6《朗读者》录制现场董卿采访翻译家许渊冲。

让更多的文学作品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让更多的人生在舞台上敞开和绽放,《朗读者》让我们的文学、让很多非常优秀的作品、让我们这个时代那些最好的文字,最深刻、最深邃的表达走到了大众面前。经常有人问我,这个时代好的文学在哪儿?我说这个时代好的文学一点不比以前少,关键在于,在现代传播条件下,他们没有足够的机会得到大众的认识。借助大众传媒,更多的优秀文学作品将被这个时代、被我们每一个人了解、认知、朗读。让我们知道,在这个时代,依然有那么多好的写作者,那么优美丰赡的汉语,那么多深入准确表达了我们心声的作品。

第一,嘉宾的开合度更大,除了和上一季一样会看到科学家、企业家、文化艺术家之外,还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人物,展示更多领域的代表性。据悉,姚明、李彦宏、贾平凹、余华、潘建伟、赖声川、胡歌等都将在本季节目中分享人生故事并演绎美文。

图片 7

“谁来读”是该节目创作面临的第一个问题,董卿说,最早想过全明星阵容,但后来发现真正能够打动人心的一定不是光环,而是情怀。有独特的人生、有饱满的情感、有深邃的思想、有质朴的品格、有顽强的精神、有高远的志向向,后来就成为挑选朗读者的标准。

文学就是要直接诉诸人们的情感,诉诸人们的经验。《朗读者》实际上是一次在大众文化层面上、大众文化媒介上的情感交流,这不仅是一个节目,更是一个“场”,在这里,人们交流我们内心最深刻的经验、最珍贵的情感,由此,我们深刻地意识到,我们不是一个一个孤立的个人,我们在生命的深处联系在一起,属于一个情感和价值的共同体。这种深刻的呼应和认同,就是一种公众的和民族的“情感教育”,就是一种把中国人在情感上和文化上凝聚起来的力量。

第二,读本的开合度更大,嘉宾所选读本除了畅销书还会有相对严肃的文学作品,观众会在节目中看到两位物理学家不约而同选择文言文。

在“表达”与“克制”中醒来

参与过《朗读者》节目录制的作家毕飞宇说,该节目最精彩的部分不是谁读、为谁读,而是为什么读。主持人尽可能把嘉宾人生最有价值的、最有戏剧性的部分理出来,通过一段文字一段朗诵充分表达出来。

(作者:李敬泽,系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

第三,话题的开合度更大,本季延续每期一个主题词的设置,不仅有第一季的温情话题,也会有社会热点话题的关注,如环境保护、器官捐献等;

[page]

12期节目,68位朗读者,节目中选了很多老人。从第一期96岁的翻译家许渊冲到最后一期八位老先生道出心中对“青春”的理解,他们中最年长的102岁。北京大学外国语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所长赵白生说,从这个角度说,该节目是“以老创新”的老人秀,节目中的老年嘉宾都是“国宝”;节目也是静心秀,比如许渊冲先生几十年静静地从事一件事情,让人们感受到什么是静心。

作者简介

第四,读者呈现方式更加多样,本季节目不止会在舞台中央朗读,也尝试和远在非洲的世界著名动物保护专家之间跨时空朗读,作家贾平凹和他的朋友们以朗读会的形式一起直抒胸臆,让朗读变成无时、无刻、无形的存在。

很多人说,节目从一开始就让人泪目了。

“读什么”和“谁来读”是联系在一起的另一个重要问题。据介绍,节目组建立的读库大概有1000多篇文章,但到底选择哪一篇,要根据朗读者本身的经历选择,同时又要被大多数观众所理解。

姓名:李敬泽 工作单位: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李敬泽认为,这档节目将文学的世界以中国风格的电视形态呈现在观众面前,“它以朗读的形式沟通芸芸众生,让观众的情感借助屏幕得到抚慰和启迪。《朗读者》让我们意识到,在这个时代,依然有那么多好的写作,那么多表达了我们心声的写作者。”

因为在舞台聚光灯外的朗读亭,那些普通人细声的倾诉、遥远的呼唤总是在节目伊始缓缓亮相。

第一季节目中读过老舍、巴金、冰心、梭罗、莎士比亚、海明威等古今中外名家名篇。董卿说,因为有人物短片介绍与现场访谈的铺垫,有主题词引导,所以当一切铺垫做好、经典被朗读的时候,观众并没有任何违和感。很多几十年前甚至一两百年前的文字所包含的精神力量又一次击中人们的内心。

为了让更多人走近朗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濮存昕,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毕飞宇和中国诗词大会总冠军、“外卖小哥”雷海为受邀担任本季“朗读大使”。

在节目第三期的开头,有位女士读了几句《素年锦时》献给下周过生日的女儿,“时间给予感情珍重的质地。”女士摘下眼镜,掩面拭泪,又接着读,“比稀少珍贵的金属,更难以挖掘及开采”。

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说,《朗读者》使文学在大众中有了普及,是大众文化媒介上的情感教育,“告诉人们什么样的生活是好的,这本身就是情感教育。”

新一季朗读亭也将陆续走进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杭州、重庆、西安、南京、成都、银川、青岛、大连等12座城市。除了线下朗读亭,新一季《朗读者》还推出“朗读者”App,观众不仅可以观看节目视频、花絮,还参与朗读亭录制。

这是普通生命里何其隐秘又沉重的情感?只能在无人处的独白表现出来。能够想见,那些在文字与朗读中遨游过的人,在转身出去的那一刻,所有的情感又都会骤然收拢。

“这次朗读者这么火,在你的意料之中的吗?”董卿说,很多人问过她这个问题,其实出乎她意料的是新媒体的热捧和年轻人的喜爱。与《朗读者》相关的阅读破10万 的微信公众号文章达312篇,新媒体视频全网播放量达9.7亿,音频收听破4.25亿,多位嘉宾意外走红。

第二季主题曲《一幅画》由台湾民谣作者胡德夫创作并演唱。能够写一首歌来祝贺节目再度开播,胡德夫非常高兴:“这是我最喜欢的节目之一,它不但能够接续我们古人的智慧,然后也让新一代的孩子们在快速变化的社会里,静下心来去思考。”

希望理性的东西更多一些,而不简单地屈从于流泪的意愿。”董卿在第二季开始时说。这样一种热切的“矫正”,让《朗读者》第二季多了一份静水流深的日常诗意和娓娓道来的叙述节奏,回归的也是文学本身的精髓。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认为,《朗读者》厘清了电视、广播和手机三者的关系,重塑了电视创作人的信心。

在中学课文中,最打动我的是一篇《项脊轩志》,但文字间极为克制,没有一句类似“泣”“长号”等表达悲伤的词,只有一句“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

“对我们来说,哪怕收视率低一点,广告降一点,也不能忘了自身的使命。反过来讲,主旋律的节目做好了,品质上去了,收视率和广告也不会差。《朗读者》就是成功的例子。”中央电视台副台长魏地春表示,希望创作团队不断改进创新、打磨提升,把《朗读者》第二季、第三季办得更好,更能体现出思想之美、文化之美、艺术之美。

我们反复看《朗读者》的文本,既有《哈姆雷特》似的富于哲理的戏剧脚本,又有《小王子》一样的童话故事,还有《寂静的春天》那般经过充分科学论证的科普读物。

不着情语,情溢满文;不带哭腔,引人共鸣。

在《朗读者》里,从董卿到朗读嘉宾,再到进入朗读亭的普通朗读者,几乎所有人都是“克制”的。例如几乎所有人都知道胡歌车祸的经历,胡歌和董卿在一开始都抗拒以此作为切入,但他们在小心翼翼的一问一答中,抛开了猎奇,回到了重新开启的内心世界。

《朗读者》依然是催泪的,但“朗读者”和看别人朗读的观众都在一种无须夸张的叙述中,完成了情感的表达和思想的交流。“理性与感性的平衡,这是非常非常困难的事情。”董卿如是说。

[page]

图片 8

都是生命里“重回初心”的故事

“我们生而为人,生而为众生。”第三期节目里,这样一言顿时让人起了鸡皮疙瘩。

如今已是中国篮协主席的姚明,读了一篇海明威的《天真的高贵》:“真正的高贵,是优于过去的自己。”关于他家喻户晓的经历,在辉煌的职业生涯之外,自然也经历了不少波折,他说:“体育的本身就是竞争,每个人的成功都淘汰了无数人,证实那些离开的人成就了我们,包括和我们的竞争对手。”

走过生死劫的胡歌说:“我能够留下来,应该是有一些事情要去做,或许有一些特殊的使命要去完成。”于是他读了《哈姆雷特》的经典独白:“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重症病人”阿乙在写作面前很高产,但面对焦虑和绝望的如影随形,他说:“写长篇,对于那些过于认真的作者来说就像一个司机,开卡车,做黑夜里的长途运行。”

——看吧,《朗读者》没有为我们展现一个个英雄,未见耀眼的光芒,只闻“生而为众生”的倔强。

所有的故事,都在探讨生命的困境与挣扎。但最后想说的,似乎又是他们面对生命时最存粹的初心。

观看《朗读者》的过程,总让人怀有复杂而细腻的情绪,一来是通过访谈中的故事,让我们感觉屏幕上的这个人时而穿梭于生命的始终,讲述着一些浅显的大道理;二来是通过对名篇的朗读,迷雾忽然散开,让那些不懂的文字突然多了富有生命力的解释。

图片 9

尽管每一期《朗读者》的主题词各异,但题中义的共性已经在前三期体现出来了,便是“生命的初心”,像“城市”主题里的阿里云创始人王建,思考的其实是我们生活的位置怎么才能变得更好;像“纪念日”主题里的刘烨,站在40岁的路口看年轻时的自己,通过《小王子》诉说“到底什么是爱”。

[page]

作为一档进入大众传播领域的电视节目,《朗读者》营造的“生命坚守初心”的群像其实也是一面镜子,它尖锐而深刻,既照出物欲横流时代,一些个体生命的愧疚和猥琐,也照出难得的温情与榜样的力量。

每个人朗读的篇章,都与生命相互联结。想象、灵感、浪漫,甚至幻觉等都浮现出来,成为写作者、朗读者、观众共同沉浸的“精神家园”。

文学电视化的力量

很难说,现在这个时代,文学是被尊重的。但在作为电视节目的《朗读者》里,这个愿望却被呈现得淋漓尽致。每位嘉宾都带着敬意而来,有名有姓的文学作品大大方方出场,温暖而真切,细腻又生动。

作为文学电视化的一个缩影,《朗读者》面临的机会和困境,其实和文学本身几乎一致。自古以来的好文章,既是不乏说理莹彻,而不缺感动人心。在电视中,在抒情、传奇故事和励志人生之外,怎样让节目充满理性言说的力量?

《朗读者》做到了。

文学的神秘被剖开,电视的浮夸也被消解,像是一次心有灵犀的相遇,更像是一次久别重逢的邀约。

说不清《朗读者》的成功,是文学阅读回归带来的福利,还是它形象化的传播推动大众对精神家园的追忆。我们曾经以为电视是文学的劫难,因为一个喧嚣至极,一个茕茕孑立,两者遇见便是最大的不和。而当舞台周围的灯光暗下,书卷在荧屏上铺开,声音娓娓道来。

在《朗读者》的制作过程中,董卿说她和导演在办公室熬到特别崩溃的时候,就会挑一些喜欢的篇章朗读,“读着读着就忘了所有的烦恼和疲劳。”

“真心地感谢那些所有用命在写字的人,他们给这个世界留下了光,而我们要做的,无非是让这道光照耀在更多人的头上。”董卿说。

如果说节目呈现了生命的初心,那么这一切的结果,或许也是电视人的初心。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让文学与生命相融,为什么火

上一篇:印度对中国领土要求置之不理态度强硬,中缅边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