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外桃花三两枝的下一句,如今画已失传
分类:中国史

惠崇和尚是北宋的大画家,他擅长的是江南春景,尤其是水禽小景,其《溪山春晓图》、《沙汀烟树图》、《秋浦双鸳图》让人叹为观止,被称为宋人图画的绝品。惠崇和尚的《春江晚景》又称《春江晓景》,画面有竹,有桃花,有鸭子戏水,但蒌蒿、芦芽,绝不是画的主题,只不过是背景而已,至于,河豚已是画面之外了。

诗的第二句“春江水暖鸭先知”,侧面说明春江水还略带寒意,因而别的动物都还没有敏感到春天的来临,这就与首句中的桃花“三两枝”相呼应,表明早春时节。“鸭知水暖”这种诉之于感觉和想象的事物,画面是难以传达的,诗人却通过设身处地的体会,在诗中表达出来。这句诗不仅反映了诗人对自然的入微观察,还凝聚了诗人对生活的哲理思索。鸭下水而知春江暖,可与“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相媲美,具有见微知著、举一反三的道理。所以,头两句成为千古名句。

而说到题画诗,最为脍炙人口的便是北宋文学家苏轼在慧崇画作《春江晚景》上题的一首诗。如今慧崇的画《春江晚景》早已失传,但苏轼题在画上的诗却成了千古绝唱。慧崇的画《春江晚景》共两幅,一幅是鸭戏图,一幅是飞雁图。小编今天要向大家介绍的这首诗,便是苏轼题在第一幅画鸭戏图上的《惠崇春江晚景》。

竹外桃花三两枝的下一句是什么? 惠崇《春江晚景》其一 苏轼 竹外桃花三两枝, 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lóu hāo)满地芦芽短, 正是河豚欲上时。 翻译: 竹林外两三枝桃花初放,鸭子在水中游戏,它们最先察觉了初春江水的回暖。河滩上已经长满了蒌蒿,芦笋也开始抽芽了,而这恰是河豚从大海回归,将要逆江而上产卵的季节。 鉴赏: 这是一首题画诗,惠崇的《春江晓景图》没有流传下来,不过从苏轼的诗中,我们可以想个大概:一片竹林,三两枝桃花,一条江,几只鸭子,河岸上满是蒌蒿,芦芽刚刚破土,天上还有两两归鸿。河豚是看不到的,是馋嘴的苏轼在想?a href='' target='_blank'>汉与喔蒙侠戳耍幂漭锖吐恳混溃榷氯庀识嗔恕?/div> 惠崇为宋初九诗僧之一,跟苏轼不是一个时代的人。苏轼是只见其画,未见其 人。此僧诗画俱佳,尤其擅长画水乡,再放上几只飞禽走兽,人称惠崇小景。 王安石很推崇他的画,在《纯甫出僧惠崇画要予作诗》中赞到:画史纷纷何足数,惠崇晚年吾最许。 明清两朝眼里只有唐诗,从不把宋诗放在眼里。康熙年间大学者、大诗人毛希龄就批评苏轼这首诗说:春江水暖,定该鸭知,鹅不知耶? 这老头真有点瞎抬杠。春江水暖,鹅当然也知。宋人还有春到人间草木知的诗 呢。这是题画诗,可能画上根本没有鹅啊。 不过毛希龄也不是就跟苏轼过不去,他谁也看不上眼。他读朱子,身边都得摆个稻草人朱熹,看到他哪地方解的不对了,就要连打带骂,非得让这稻草人朱熹认错才行。对苏轼,已经够客气了。

图片 1

其实读这诗时,读者就已经能觉出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是一节,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另是一节,说的不是一回事。只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两行诗,就已经将画的最好处评完,剩下的就是开涮了。

诗歌能使画有“近听水有声”之化静为动的神奇能力。最后让我们再诵读一遍,领略早春之美:

蒌蒿满地芦芽短,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正是河豚欲上时完全是苏轼自己的想象,完全与画面无关。人家画的竹、桃花、戏水之鸭,最用笔墨的是鸭子。这些他说完后,眼睛却盯上了不起眼的蒌蒿和芦芽,又由蒌蒿和芦芽联想到了吃,吃河豚。拼死吃河豚,河豚可是个怪玩意儿,味道极美,但是吃了却能毒死人。据说,蒌蒿、芦芽这两种东西与河豚同煮,毒性就小了,就可以吃了。不沾荤腥的惠崇自然是一丁点儿吃河豚的意思也没有的,人家画的就是美水美景,可苏东坡这个馋嘴巴子,却自顾自地从人家的画里想出了吃,吃吃别的也行,偏偏是吃要人性命的河豚,这不是成心气死人吗?要是先生您写了风吹草低见牛羊,找个高人评评,那位评出了涮羊肉,您能不生气吗?

萃辰天心书院,让国学智慧走入千家万户!

最后两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仍然是紧扣首句中表明对“早春”来进行描写。即满地已是蒌蒿,芦笋也开始抽芽,此时的河豚也正逆流而上,从大海回到江河里。可见一派春意盎然、欣欣向荣的景象。这里的“河豚”句,是原画中没有的,也是画笔难以描绘出的,它是苏轼合理的想象,通过诗句成功的表达了出来。

宋·苏轼

苏东坡的《惠崇春江晚景》: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有人说这是一首哲理诗,有人说这是春景图,这样说并不错,这些确实是苏轼写作的目的。但是,这首《惠崇春江晚景》还是苏轼的调侃、逗趣戏作,我们不能不看到这一点。

这是苏轼于公元1085年为僧人惠崇所绘的《春江晚景》两幅图所写的题画诗。惠崇是福建建阳的僧人,宋初九僧之一,能诗能画。《春江晚景》是惠崇所作画名,共两幅,一幅是鸭戏图,一幅是飞雁图。苏轼也作诗两首,总题为《惠崇春江晚景二首》,这是第一首,题在鸭戏图上。

春江水暖鸭先知。

图片 2

对朋友的游戏之作,戏谑得高,糟蹋得好,又于看似不经意中留下了春江水暖鸭先知,说来说去,还是高。高人就是高人。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两两归鸿欲破群,依依还似北归人。”这一句大体写惠崇所绘的“飞雁图”,大雁北飞,有几只雁不舍这春天美景,差点脱离了队伍。并且运用拟人的手法,将依依不舍的几只归雁比作了“北归人”,使画中内容更加生动形象。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从画中的鸭子看出了春水的温暖,画得好,评得也好。这是规规矩矩地说画,说得合情入理,以鸭说水,以鸭说春,这正中惠崇的笔意。说得惠崇心中美滋滋的。可这不应该是诗眼,诗才写了两行,还没评论到关键处,人家惠崇正等着下文。惠崇想的是一定有更高的评价美辞将要出来。没有想到的是,这老苏笔头子一转,说到了蒌蒿满地芦芽短,说到了画最不重要的枝梢末节。这让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这倒也行,诗有抑有扬,一般的诗到了这句也多是这样,抑过之后定有崇山峻岭,最后一句,定是出人意料的好评语。惠崇和尚正等着听好戏。可这姓苏的忽地来了个正是河豚欲上时,结句了。

苏轼就是通过这样的笔墨,把无声的、静止的画面,转化为有声的、活动的诗境。在苏轼眼里,这幅画已经不再是画框之内平面的、静止的纸上图景,而是以内在的深邃体会和精微的细腻观察给人以生态感。前者如画,后者逼真,两者混同,不知何者为画境,何者为真景。诗人的艺术联想拓宽了绘画所表现的视觉之外的天地,使诗情、画意得到了完美的结合。这才是题画诗的高妙境界:画不足而题足之,画无声而诗声之。

次句“春江水暖鸭先知”,则与首句中的桃花“三两枝”相呼应,言明季节是早春。它的意思是说,鸭子在水中嬉戏,是它们最先察觉到了早春江水的回暖。这句诗的造意,是原画难以体现的,它必然是苏轼对生活细节观察的结果。所以它可以弥补画中春水潋滟的视觉印象。

诗的三四两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这两句诗仍然紧扣“早春”来进行描写,那满地蒌蒿、短短的芦芽,黄绿相间、艳丽迷人,呈现出一派春意盎然、欣欣向荣的景象。“河豚欲上”本是画面无的,乃是诗人联想而来,诗意之妙,由此可见。虚实结合,虚虚实实,假假真真,谁又能分得清哪是真景,哪是画境呢?

有人说,苏轼与惠崇是同时代的人;有人说,苏轼与惠崇不是同时代的人。这事说不清楚。即使苏轼没有见过惠崇,也是拿人家的画开涮了。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这首诗的首句“竹外桃花三两枝”,苏轼便再现了原画中的春天特有景色。即竹林外两三枝桃花开始绽放。虽然这句诗的意思理解起来很简单,但是它透露的很多信息却是需要我们知道。其一,桃竹相衬,能够看到桃花,说明竹林处于稀疏的状态。其二,竹林的稀疏同桃花的“三两枝”表明了季节是在早春。其三,春天的无限生机和潜力已然展现出来。

这首诗乃是苏东坡为“飞雁图”而作的题画诗。许多选本只看中第一首,因而第二首鲜为人知,实际上,第二首也是写景抒情的佳作。

诗的首句“竹外桃花三两枝”,隔着疏落的翠竹望去,几枝桃花摇曳身姿。桃竹相衬,红绿掩映,春意格外惹人喜爱。竹林稀疏,桃花三两,正是早春时节。春寒刚过,还不是桃花怒放之时,但春天的无限生机和潜力,已经透露出来。

图片 3

题画诗,顾名思义就是在中国画的空白处题诗,所题之诗即为题画诗。题诗之人可以是画家自己,也可以是其他人。诗的内容大致分为三大类:或抒发作者的感情,或谈论艺术的见地,或咏叹画面的意境。

图片 4

另外,这首诗的“春江水暖鸭先知”,还具有生活中的哲理意义。它同“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一样,有见微知著、举一反三的道理。这就告诉了我们,在日常生活中,要拥有细致、敏锐的感受,去捕捉生活中的一些小细节,不仅仅可以用在发现大自然的美上,还可以用在事物的自然规律上。

这一首诗成功地写出了早春时节的春江景色,苏轼以其细致、敏锐的感受,捕捉住季节转换时的景物特征,抒发对早春的喜悦和礼赞之情。全诗春意浓郁、生机蓬勃,给人以清新,舒畅之感。

这一首诗成功地写出了早春时节的春江景色,苏轼以其细致、敏锐的感受,捕捉住季节转换时的景物特征,抒发对早春的喜悦和礼赞之情。全诗春意浓郁、生机蓬勃,给人以清新,舒畅之感。

在这短短的四句诗中,我们可以看到苏轼通过自己的笔墨,将原本无声、静止的画作,转化为了有声、动态的诗境。这便是对“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最好的诠释。所以题画诗最大的艺术魅力,便在于它能够拓宽画作所表现的视觉效果以外的部分,使得诗情、画意可以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遥知朔漠多风雪,更待江南半月春。

季节的变换悄无声息,却逃不过诗人敏锐的觉察。大诗人眼中的春天是怎么到来的?我们今天要赏读的依然是北宋著名诗人苏东坡的一首《惠崇春江晚景》。首先,让我们一起来诵读这首诗:

图片 5

两两归鸿欲破群,依依还似北归人。

我们需要先解释一下诗中的名词。蒌蒿是一种草的名字,有青蒿、白蒿等。《诗经》里面“呦呦鹿鸣,食野之蒿。”的诗句中的“蒿”就是蒌蒿。芦芽,则是芦苇的幼芽,可食用。河豚,是鱼的一种,肉味鲜美,但是卵巢和肝脏有剧毒。产于我国沿海和一些内河。每年春天逆江而上,在淡水中产卵。这些意象都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竹外桃花三两枝,

中国历史上的题画诗不胜枚举,然而流传下来的却并不多。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北宋大文豪苏东坡的《惠崇春江晚景》。

春江水暖鸭先知。能将静态事物的感受及动感写出来的,诗歌能在寥寥数语中做到。诗歌赏读《惠崇春江晚景》,为您讲述~

图片 6

诗人苏东坡提出“诗画本一律,天工与清新”,在他的这首题画诗《惠崇春江晚景》中就得到了很好的验证。

诗的三四两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这两句诗仍然紧扣“早春”来进行描写,那满地蒌蒿、短短的芦芽,黄绿相间、艳丽迷人,呈现出一派春意盎然、欣欣向荣的景象。“河豚欲上”借河豚只在春江水暖时才往上游的特征,进一步突出一个“春”字,本是画面所无,也是画笔难到的,可是诗人却成功地“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给整个画面注入了春天的气息和生命的活力。

图片 7

宋·苏轼

诗歌赏读《 惠崇春江晚景 》2018.3.6

正是河豚欲上时。

图片 8

竹林外两三枝桃花初放,鸭子在水中游戏,它们最先察觉了初春江水的回暖。河滩上已经满是蒌蒿,芦笋也开始抽芽,而河豚此时正要逆流而上,从大海回游到江河里来了。

众所周知,诗与画属于文学和美术两个范畴。但当它们二者结合起来,便成了一种极其特殊的美学现象,所谓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如果用一种艺术形式来命名,它便是题画诗。顾名思义,它指的便是在画的空白处,由画家本人或者他人题上一首诗。诗与画的结合,相映成趣,在意境上便具有了诗情画意。

图片 9

《惠崇春江晚景》苏轼

《惠崇春江晚景二首·其一》

图片 10

如今慧崇的画作虽已不传,但这组题画诗却流传千古,成为脍炙人口的名篇。这,也是人类艺术史的宝贵遗产、中国文学史的艺术珍品。

综观苏轼的这首诗,它成功地描绘了早春时节的春江景色,即便现在原画早已失传,我们也能够通过苏轼的这首诗描摹出画作来。苏轼这首千古绝唱,你喜欢吗?

图片 11

诗到了第三、四句,就更进一步给大雁以人的情感。“遥知朔漠多风雪,更待江南半月春。”诗人的想象力是丰富的。大雁恋恋不舍是因为南方比北方温暖,所以诗人就写下了大雁认为北方很冷,而且远远地就知道了沙漠风多雪多;这还不止,最后一句诗人进一步写大雁希望在江南多呆几日。这种拟人手法的运用,使惠崇的绘画由“定格”转变成了“录像”,使大雁北飞的情景充满着人的情感,颇有新意。

图片 12

诗的首句“竹外桃花三两枝”,隔着疏落的翠竹望去,几枝桃花摇曳身姿。桃竹相衬,红绿掩映,虽是早春,却春意盎然,格外惹人喜爱。

《惠崇春江晚景二首·其二》

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形式,题画诗和画本身相互映衬,相得益彰。不但使画的意境更加深远,也让诗句更加丰富,更加鲜活。中国的题画诗,可以说是世界艺术史上的一种极其特殊的美学现象。

《春江晚景》是苏东坡朋友惠崇所作画名,共两幅,一幅是“鸭戏图”,一幅是“飞雁图”。所以《惠崇春江晚景》是一首组诗,共两首,然而很多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第二首也是写景抒情的佳作,值得一读。

这两首诗,你更喜欢哪首?你还知道哪些著名的题画诗?

图片 13

诗的第二句“春江水暖鸭先知”,视觉由远及近,即从江岸到江面。江上春水荡漾,好动的鸭子在江水中嬉戏游玩。另外鸭之所以能“先知春江水暖”是因为它们长年生活在水中,只要江水不结冰,它总要跳下去凫水嬉戏。这就说明:凡事都要亲历其境,才会有真实的感受。这句诗不仅反映了诗人对自然的入微观察,还凝聚了诗人对生活的哲理思索。鸭下水而知春江暖,可与“一叶落而知天下秋”相媲美,具有见微知著、举一反三的道理。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宋元时期普遍出现题画诗形式时,中国画即披上了浓厚的文学色彩,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便成了赏析文人画的一种创作追求或审美理想。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竹外桃花三两枝的下一句,如今画已失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