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首位大学女校长,章士钊免去鲁迅教育
分类:中国史

上个世纪二十年代中期,杨荫榆是一个着名女人,她是中国首位国立大学女校长,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然而,仅仅干了一年半的时间,就在着名的“女师大风潮”中灰头土脸地辞职还乡了。如今,“女师大风潮”已经相隔九十多年,政治的归政治,社会的归社会,学校的归学校,个人的归个人,就像一台历史活剧谢幕多时,本文作者重登这个历史舞台,不仅能从前台,还能从后台和侧面看看杨荫榆女士,从中领略一种完整的人生主题。许多历史大人物曾经写到过杨荫榆,有鲁迅先生,也有胡适、徐志摩和苏雪林等,但他们往往都是从某个侧面写杨荫榆,而杨荫榆的侄女杨绛则从亲属的角度,写日常视野里的杨荫榆,她对三姑母的感情很复杂,既不喜欢姑母性格的孤寒、怪异和为人处事的歪歪扭扭;但对于杨荫榆崎岖、清冷的悲剧命运,又有从人性出发的尊重、悲悯,以及作为亲人的同情、怜惜。

在教育部做佥事的鲁迅

图片 1

段祺瑞反对学生运动。在亲自撰写的《内感篇》一文中,他分析道,国内的一般学人在游历欧美后,都想把西方的政治思想和制度立刻移植过来,就好象是拿别人的装饰物,来美化自家厅堂一样。素不知上层建筑的东西绝非如此简单,毕竟西方人对他们的那一套早已习惯,而国人在此前的三千多年里,一直都有自己的历史和文明,如果一定要强行移植,只会带来东施效颦的结果。

1、女师大掀起“驱羊风潮”

1925年8月12日,因女师大学潮事,教育总长章士钊免去鲁迅教育部佥事一职。1924年10月,北京女子 师范大学学生反对推行妇化教育的杨荫榆任校长,杨在政府支持下,迫令3名学生退学,激起学生们的强烈不满。今年1月, 学生代表到教育部要求撤换杨荫榆,并发表宣言,反对杨为校长。5月7日,杨借纪念国耻日,召开演讲会,登上主席台,学 生们发出一片嘘声,不承认她是校长,坚持要她下台。杨引警察入校,进行干预。9日,杨假借校评议会名义,开除了许广平 、刘和珍等6名学生自治会干部。

杨荫榆是中国第一位女大学校长。

段祺瑞认为中国的“立国要素”,仍是传统的孔孟之道,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由此出发, 其治国之道可以用四个字来概括,即“纲纪为先”。可是当时的社会风潮却与他的想法完全背道而弛,各地学生运动此起彼伏,对北京政府的“纲纪”形成了极大冲击。段祺瑞慨叹:“最奇特者,人之所无,而我更有澎湃之学潮,可谓新之又新。”

出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成为中国首位国立大学女校长,一定是杨荫榆一生最志得意满的时刻;然而,她在这个职位上只待了一年半就狼狈离职;;这段经历的阴影,伴随她的生前身后。

11日,女师大学生召开紧急大会,决定驱逐杨荫榆,并出版《驱杨运动特刊》,27日,鲁迅、钱玄同等7人联名 在《京报》上发表《对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宣言》,表示坚决支持学生。7月,杨率保安警察强行解散入学预科甲、乙两 部等4个班,8月10日,教育部下令停办女师大,另成立国立女子大学,22日,坚守女帅大的学生骨干刘和珍、许广平等 13人被教育部派出的打手打伤,拖出校门。8月12日,教育总长章士钊下令免去鲁迅教育部企事的职务。22日,鲁迅前 往平政院控拆“老虎总长”章士钊。

图片 2

章士钊是段祺瑞晚年的重量级幕僚,其政治理念与段祺瑞也如出一辙。为此,在执政府尚能维持局面时,段祺瑞便让章士钊由司法总长兼署教育总长,想通过这位名士出身的政治家来整顿学风。

很多人是从鲁迅的《纪念刘和珍君》知道杨荫榆的。因为刘和珍在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中殉难,便误以为杨荫榆是此次镇压学生的凶手。其实,杨荫榆1925年8月初辞职后,当年冬天便回到了苏州兄长家。不过,此前她在女师大风潮中,确实曾被鲁迅痛下针砭。

图片 3

章士钊兼署教育总长后,下决心从三件事抓起,即宣布大学统一考试,教育部专设考试委员会,主抓学生的入学毕业考试;教育部设编译馆,督促奖励各大学教授着书、译书;合并北京八所大学。

1924年11月,由于部分学生秋季开学后延迟了2个月返校,杨荫榆整顿校风,欲开除3个学生。她的处置有失公平,引起师生不满,女师大开始“驱羊风潮”。1925年1月,女师大学生自治会向杨荫榆递交要她去职的宣言。

杨荫榆是江苏无锡人,曾任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被公认为中国第一位女大学校长。她在历史长河中留下的浓墨一笔,并非因为教育家身份,而是1926年的“三一八”惨案。鲁迅在《纪念刘和珍君》一文中剑指杨荫榆,称她是“广有羽翼的女校长”。

章士钊的这些措施后来被认为皆切中时弊,但在当时遭到了教育界及青年学生的强烈反对,根本无法得到有效的贯彻实施。因阻止学生参加5月7日的“国耻纪念日”,章士钊自己的住宅也被激愤的学生捣毁,各校学生更聚会请愿,要求罢免章士钊。

5月上旬,女师大召开“五七”国耻纪念会,有学生不承认杨荫榆为校长,驱赶她退席。5月9日,杨荫榆宣布开除刘和珍、许广平等6名学生自治会成员。学生自治会则召开紧急大会,坚决驱逐杨荫榆。学生们将校长办公室与寝室贴上封条,在校门口张贴开除校长等布告,值班把守,不准杨荫榆进校,她不得已只好和行政人员到校外租房办公。1925年1月以来,学生们发布数次驱杨宣言,指斥杨荫榆“劣迹昭彰”:资格浅薄不学无术,不谙礼节坠落校誉,越俎侵权徇私舞弊……其中有“蟊贼”“丧心病狂”“不知人间尚有羞耻”“杨氏之肉,其足食乎”等激烈之语。

然而,离开学校后,杨荫榆多次用一己之躯保护妇女儿童,最终惨死在日军枪口下。杨荫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前不久,扬子晚报记者通过江苏无锡市档案馆及文史部门的档案材料,尽力探寻事实。

章士钊整顿学风的举措归于失败,他被迫呈请辞去本兼各职,经段祺瑞挽劝,才重就司法总长职。

1925年5月20日,杨荫榆在《晨报》发表《“教育之前途棘矣!”杨荫榆之宣言》。一周后,《京报》发表鲁迅、周作人、沈尹默等7人联名的《对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风潮宣言》,声援学生,指出杨荫榆的感言以及致学生家长书,“大概谆谆以品学二字立言,使不谙此事始末者见之,一若此次风潮,为校长整饬风纪之所致……殊有混淆黑白之嫌”。许广平在她保存的这一宣言的铅印件旁写有附注:“鲁迅拟稿,针对杨荫榆的《感言》仗义执言,并邀请马裕藻先生转请其他先生连名的宣言。”

新兴女性

此后,学生参加政治运动更为积极踊跃。段祺瑞索性将司法总长委于他人,专调章士钊出任教育总长,意图整顿教育,抑制越演越烈的学潮。这时正好北京国立女子师范大学的学生要求撤换杨荫榆,章士钊便率先拿女师大作为典型开刀。

7月底,杨荫榆以整修宿舍为由,要求暑假拒绝离校的学生搬出学校,被断然拒绝。8月1日,她率领职员们在京师警察厅巡警护卫下进入学校,勒令学生即刻离校,学生则坚决反抗。现场目击的李四光《在北京女师大观剧的经验》一文讲述,杨荫榆吩咐巡警不能动手,学生的情绪则比较失控,“一时汹涌唾骂的音乐大作……可怜我们平时最敬爱的青年淑女,为什么要做到那步田地”。

小姐婚事:逃离夫家轰动无锡城

女师大校长杨荫榆是中国第一位女大学校长,她遵循西方教育理论,主张学生应专心读书,不要参加和过问政治运动,在相应的校规校纪上也很严格苛刻,由此激起了学生和教职工的严重抗议。

杨荫榆焦头烂额,再难执掌学校,教育总长章士钊8月8日批准她辞职。担任女师大校长仅一年半,她就从职业生涯的顶峰,迅疾而尴尬地跌落。

杨荫榆是着名学者杨绛先生的姑母。

女师大学生自治会派代表前往教育部,要求教育部撤换校长。章士钊对学生的这种激烈行为非常恼火,决心以强力压制的办法加以整顿。在他的公开支持下,杨荫榆宣布开除刘和珍、许广平等六名学生自治会成员。

教育部宣布停办女师大,章士钊在《停办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呈文》中肯定了杨荫榆“明其职守,甘任劳怨”,随后感叹“纲纪荡然”。他说京师各校因校方开除学生而驱逐校长,已非一例。最后大抵是“革生留而校长去”。

在无锡市档案馆,无锡市文史研究者夏刚草展示一本旧黄的小薄书,即杨绛先生所写《回忆我的姑母》。1884年,杨荫榆出生在无锡一个书香之家。兄妹六人,她排行老五。杨绛回忆,这位三姑母“皮肤黑黝黝的,双眼皮,眼睛炯炯有神,笑时两嘴角各有个细酒涡,牙也整齐。她脸型不错,比中等身材略高些”。在父母眼中算丑的,所以并不得宠,自然有些愤愤。

女师大学生针锋相对,决定驱逐杨荫榆,发起“驱羊运动”,从而爆发了女师大风潮。其间,鲁迅、钱玄同等七名教育界名士联合发表宣言,表示坚决支持学生,鲁迅还因此被章士钊开除了在教育部的职务。

20年代的许多学潮,既源自大破大立的社会风潮的激荡,也因年轻人饱含挣脱旧传统旧秩序的热望,还涌动着青春期的叛逆冲动,有时更掺杂进一些复杂背景。学生也不乏过激行为,包括火烧《晨报》报社、冲进章士钊家打砸。

年芳十六七,还是少女的杨荫榆就做出了一件“离经叛道”、惊动无锡官府的事。她母亲只顾门当户对,将她许配给了一个“老嘻着嘴,嘴角流着哈拉子”的低能大少爷。

鲁迅早就在风坛声名远播,其杂文之杀伤力更是无人能及。他不仅在文章中将章士钊骂得狗血淋头,毫不客气地称章“是凶兽样的羊,羊样的凶兽”,而且还拿起法律武器,告倒了这位昔日上司。

女师大风潮期间,不同阵营的学者,在媒体上针锋相对地论战。陈西滢《北京的学潮》一文1925年2月发表于《现代评论》,他认为女师大驱杨宣言“所举的校长的劣迹,大都不值一笑。至如用欲饱私囊的字眼,加杨氏以莫须有之罪,我们实在为全国女界的最高学府的学生不取”。

杨荫榆过门后发现真相,抓破姑爷的脸,反抗强硬的婆婆。逃出夫家惊动官府,最后经人调停赔偿才算了结。女师大的后身——现在的北京师范大学校史研究者王淑芳,也因此称杨荫榆为“反封建争女权的新女性”。此后,在杨绛父亲的支持下,她先后就读苏州景海女中、上海务本女中。1907年,23岁的她考取东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在女孩读书尚是罕事的年代,她彻底走上知识女性的道路。

最终扛不住的不是学潮中的师生,而仍是早已丧失实力的执政府。除杨荫榆被免去校长职务外,章士钊也在其住宅再度被学生捣毁后,被迫辞去教育总长一职。书生本色的章士钊在加入执政府前颇负时誉,但掌握教育部却让他背负了太多骂名,结局可谓潦倒。

女师大哲学系主任兼教授汪懋祖6月初在《晨报》发表文章,遗憾于学潮被外力推波助澜、难以收拾。他觉得:“杨校长为人,颇有刚健之气,欲努力为女学界争一线光明,凡认为正义所在,虽赴汤蹈火,有所不辞……”

赴美留学:师生到车站挥泪送别

鲁迅在女师大风潮前后写了大量檄文,讨伐杨荫榆、章士钊等,8月10日发表于《京报》的《女校长的男女的梦》,批判杨荫榆污蔑学生与教员、对学生“先以率警殴打,继以断绝饮食……”笔墨照例辛辣尖刻:

扬子晚报记者在采访期间获悉,无锡市长期从事杨荫榆研究的作家薛镇歧,前不久前往台湾寻找相关记录,在台湾大学图书馆找到北师大王淑芳为杨荫榆校长写的一篇传记,提供给无锡档案馆。

我不知道事实如何,从小说上看起来,上海洋场上恶虔婆的逼勒良家妇女,都有一定的程序:冻饿,吊打。那结果,除被虐杀或自杀之外,是没有一个不讨饶从命的;于是乎她就为所欲为,造成黑暗的世界。

传记中称,杨荫榆第一次与女师大结缘是1914年,当时还是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从日本归来的她,担任理化教授兼学监主任。传记里记载了杨荫榆做学监的工作总结,对学生起居、着装、交友都有要求,“回校按时,出入必告……不饰金珠,不穿绸缎”。

已于1923年秋从女师大毕业的作家石评梅,也在《京报》撰文,痛批杨荫榆“残忍无人心的荒谬举动”,称她“品德不足以服人,才智不足以制众”。

4年后的1918年,杨荫榆被选送美国,入哥伦比亚大学研修教育学。临行前,很多女高师的师生到车站挥泪送别。侄女杨绛目睹了难分难舍的全过程,“一位老师和几个我不认识的大学生哭得抽抽噎噎……三姑母站在火车尽头一个小阳台似的地方,也只顾拭泪”。很多学生都送礼留念,杨荫榆多年来珍藏。在美求学阶段,她仍与女高师学生通信勉励。同时她自己也勤奋刻苦学习,还被推选为留美中国学生会会长。

胡适惋惜于笔战双方“都含有一点不容忍的态度”,担心影响年轻人“朝着冷酷,不容忍的方向走”。1925年“五卅运动”之后,他以《爱国运动与求学》谆谆告诫青年,真正的爱国是把自己铸造成有用之才,而非“在一个扰攘纷乱的时期里跟着人家乱跑乱喊”:

杨绛先生在忆文中也说,“那天也许是我三姑母生平最得意、最可骄傲的一天。她是出国求深造,而且她还有许多喜欢她的人为她依依惜别”。的确如此,1924年,杨荫榆再次学成归来,做女高师校长。

排队游街,高喊着“打倒英日强盗”,算不得救国事业;甚至于砍下手指写血书,甚至于蹈海投江,杀身殉国,都算不得救国的事业……

下课校长

学校固然不是造人才的惟一地方,但在学生时代的青年却应该充分地利用学校的环境与设备来把自己铸造成个东西。我们须要明白了解:救国千万事,何一不当为?而吾性所适,仅有一二宜。

开除许广平刘和珍,引发“女师大风波”

2、“国民之母之母之婆”

她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去年夏初杨荫榆女士做女子师范大学校长,开除校中六个学生自治会职员的时候。其中的一个就是她。 ——鲁迅《纪念刘和珍君》

被打落入水后,杨荫榆留在世间的形象,就这么定格了:依附北洋军阀,推行封建奴化教育,肆意压迫学生。

1924年春,满腹学识的杨荫榆被当时的教育部长章士钊任命为女高师校长。同一年,女高师升格为北京女子师范大学。

杨荫榆自己,一定万般委屈;;她以为自己的出发点,不过是要在好校风里培养专注学习的好学生。她在给女师大学生家长的信中说:“本校为全国女学师资策源之地,学风品性,尤宜注重。乃近年以来,首都教育,以受政潮影响,青年学子,遂多率意任情之举。习染既深,挽救匪易,本校比以整饬学纪,曾将少数害群分子,除其学籍,用昭惩儆……”她认为女师大是为全国女学培养师资的,故“学风品性”尤其要紧。“窃念好教育为国民之母,本校则是国民之母之母。”学生因此讽刺她为“国民之母之母之婆”。她1925年5月9日写给全校学生的《公启》同样招致某些嘲笑:“须知学校犹家庭,为尊长者断无不爱家属之理,为幼稚者亦当体贴尊长之心。”在“五四运动”之后摒弃旧式伦理的语境中,这类自居尊长的语调,当然显得很不合时宜。

当时国家动荡,女师大的部分学生频繁参加社会活动。杨荫榆要求学生只管读书,反对上街游行,成了积极学生的敌人。

据薛镇歧研究,双方首次公然对立是1924年秋天。新学期开始,但一些同学没有按期到校,杨荫榆决定对几个迟到的学生作退学处理。这个决定,遭到了“女师大”学生自治会的公开反对,其中就有鲁迅后来的夫人许广平。此后,女师大分为支持校长和反对校长的两派,双方的矛盾不断积累。

1925年,国共第一次合作期间准备北伐,各种学潮不断。女师大里的学生,正在进行轰轰烈烈的“驱羊运动”。这个“羊”,就是女师大时任校长杨荫榆。鲁迅当年写的《女校长的男女的梦》,称“杨荫榆对付反抗她的女子师范大学学生们,听说是先以率警殴打,继以断绝饮食的”。

1925年1月,学生自治会上书教育部,要求撤换杨荫榆,但未获支持。5月7日的“国耻纪念日”上,杨荫榆上台演讲,被嘘声轰下台。当天下午,杨荫榆开除许广平、刘和珍等6名学生。搅动北京高校的“女师大风波”旋即爆发。

辞职半年后,惨案爆发刘和珍遇难

矢志以女子教育为职责,毁之劳怨,所不敢辞……维持之于今日者,非贪恋个人之地位,为彻底整饬学风计也。

——杨荫榆《辞职感言》

1925年5月12日,鲁迅撰写《为北京女师大学生拟呈教育部文》。认为杨荫榆开除学生是溺职滥罚,“杨荫榆一日不除,即如刀俎在前,学生为鱼肉”。

随后,学生用封条封了杨荫榆的办公室,并派人把守校门,杨荫榆只能另找地方办公。再往后,学生冲出了校门,周作人、马裕藻、沈尹默、钱玄同等7人在《京报》联名支持女师大学生。

当年7月,学校放暑假,一部分坚持斗争的学生决定留校。杨荫榆开始采取强硬措施,以修缮校舍为名,令全体学生搬出,并解散学生自治会,解散大学预科甲、乙两部,国文系三年级和教育预科一年级。王淑芳在文中称,学生不从,很快又来了其他学校的“援兵”。8月初,教育部下令解散女师大,并有巡警进入,以断水断电驱赶学生。学生拼死护校。

1925年8月4日,杨荫榆在《晨报》上发表了《辞职感言》,“矢志以女子教育为职责,毁之劳怨,所不敢辞……维持之于今日者,非贪恋个人之地位,为彻底整饬学风计也”。

杨荫榆黯然离开北京前往苏州投奔二哥,也就是杨绛的父亲。当年8月中旬,章士钊作出了再次激化矛盾的决定——停办“女师大”,在原址上重新成立国立女子大学。8月22日,章士钊指派50名警员驱赶学生。坚守学校的骨干刘和珍、许广平等13人被拖出校门,当局强行接管学校。

1926年爆发的“三一八惨案”中,刘和珍等学生惨死于段祺瑞政府的枪下。当时,杨荫榆已离开女师大半年多。

不屈义士

保护乡邻激怒日寇 被抛进河里射杀

杨荫榆到苏州后继续从事女子教育,还倾其所有开办了“二乐”女校。

据杨绛先生回忆,1937年,日军全面发动侵华战争,杨荫榆不止一次跑去见日本军官,责备对方纵容部下奸淫掳掠,帮四邻要回被抢的财物。街坊上的妇女怕日本兵挨户找“花姑娘”,都躲到杨荫榆家。

见杨荫榆日语流利,日本人请她参加“维持会”,遭到杨荫榆的断然拒绝后,遂对她动了杀机。1938年1月1日,两个日本兵到杨荫榆家,把她哄出门。走到一座小石桥上,一个兵突然向她开一枪,另一个就把她抛入河里。杨荫榆在水中挣扎,日本兵又连发几枪,见河水泛红,才扬长而去。

后来一个木工把水里捞出来的遗体入殓,但临时凑合的棺木太薄,家属领尸的时候,已不能更换棺材,也没有现成的特大棺材可以套在外面,只好赶紧在棺外加钉一层厚厚的木板。1939年,杨荫榆和杨绛的母亲同日下葬。“我看见三姑母的奇模怪样的棺材,木板是仓猝间合上的,来不及刨光,也不能上漆。那具棺材,好像象征了三姑母坎坷别扭的一辈子。”

研究者薛镇歧和王淑芳都承认,面对学生运动,杨荫榆不当地采取了强硬措施,“在那个背景下,任杨荫榆有天大本领,悲剧也难免”。几十年来,如杨绛先生言,“提及她而骂她的人还不少,记得她而知道她的人已不多了”。

本文由威尼斯人发布于中国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揭秘中国首位大学女校长,章士钊免去鲁迅教育

上一篇:威尼斯人侗家斗牛节的来历,月亮妲己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